公历2017-08-25 丁酉(鸡)年 七月初四
    佛历2561年
寺庙>新闻内容> 除了佛系,现在正流行野生佛教徒

除了佛系,现在正流行野生佛教徒

来源:弘二法师 2018-03-12 17:16:33

寺庙 www.siguanw.com 原标题:你信佛吗?中华野生佛教徒了解一下

什么是野生佛教徒?

一个合格的中华野生佛教徒,要会说一口黑话。

他们互相之间敬称“师兄”,自己谦称“末学”,

网上一见到得道高僧的定妆照,立马像遇到皇上的龙辇,排队“顶礼”,

看到顺心的事儿,不能说你丫太棒了,要说“随喜赞叹”,

当然,在某些个语境下,“随喜”也是让你集资出点钱的意思。

侯宝林在相声里讲过一个段子:

“呦,大娘出门啦?哦,买佛龛去啦?”

老太太不愿意听了:“年轻人说话没规矩,这是佛龛!这能说买吗?这得说!”

“哦……对不住大娘我不懂,您多少钱请的?”

“嗨!就他妈这么个玩意花我八毛!”

野生佛教徒的日常

野生佛教徒每天都很忙,因为朋友圈里每天都是“殊胜”的日子。

佛教里的菩萨们众多,纪念日也多。

今天是阿弥陀佛的生日,明天是药师佛的生日,后天是伽蓝菩萨的生日,大后天是观音菩萨的生日,还有释迦牟尼出生沐浴的日子,出家的日子,成佛的日子,涅槃的日子……

有资格让人心甘情愿给庆祝这么多纪念日的,除了各位大慈大悲的佛陀菩萨,就是可爱的女朋友们了。

这些神奇的殊胜日子里,野生佛教徒酷爱在朋友圈作法庆贺。

今日把这经文截图发到朋友圈,等于抄经10000遍!

今日转发此文消业特快,相当于念100000遍百字明!

今日这个视频您转发一次,等于磕头1000000遍功德!

亲临本次法会,增福增慧相当于修行30年!

一万倍:

两万倍:

waht?十万倍?

发酵粉吗?破亿了!

科科,90亿亿倍……

我的娘啊,100亿亿倍……祈祷账户里钱也能这么膨胀,我愿意天天念我的银行卡号!

野生佛教徒们的功德随着每天的各种纪念日,呈爆炸性增长,各位电商搞促销时的膨胀倍率概念,大概就来源于此。

我有个不成熟的小疑惑,一个个这么会省时省力,咋还没上天呢?

中产阶级版野生佛教徒

中产野生佛教徒,有钱有闲,学佛是品味和世界观的象征。

善男子们流行品茶熏香盘珠子,布鞋抄经磕长头。

宗萨钦哲仁波切,索达吉堪布,加措活佛,大宝法王是他们心中的四大天王,当善男子们发出自己抄经品香的照片时,总不忘搭配四位上师的语录作为文案。

多么感人,他们不仅追求自己心灵的宁静,还会想着让朋友圈里每个不小心戳到的朋友也获得彻悟的机缘。

年轻的善女子们则喜欢衣袂飘飘,手持念珠(有时是团扇),眼神悲悯,作观音状。自拍中不经意出镜的茶壶、香烛、小楷、花草,都体现着她不食人间烟火整日喝西北风的禅意。

根器再低一点儿的大妈善女子们。有些前脚才在寺庙里清心寡欲地磕完头当完义工,转头出了山门就能在公交车上抢座骂别人小婊砸。

这是当年写《上海宝贝》的卫慧,如今,她的奇经八脉被打通了,再也不写小黄文了。


野生佛教徒之放生

有钱的野生佛教徒也不是善茬,他们热爱放生。

因为他们有钱,能成箱成箱几十上百公斤地买,买了坚决不吃就往山川湖海里倒。

放生品种已从中华田园风,走向了包罗五大洲的国际风,

包括但不限于福寿螺、蛇、臭虫、巴西鳄龟、埃及塘鲺、非洲爪蟾、弗罗里达鳖、狐狸、貉……他们一边放生一边还要发微博周知。

其中福寿螺和鳄龟是野生佛教徒的放生挚爱珍品,因为这两种外来生物便宜量又足,生存力比小强还顽强,放到哪当地生态破坏到哪,随手搜搜新闻:

西溪湿地被福寿螺入侵,

放生松鼠将果农种植的核桃啃到绝收,

南普陀寺巴西鳄龟龟满为患,

云南纯种大头鲤因为入侵物种而灭绝……

佛教提倡“智悲双运”,这些人,智都被狗吃了,只剩下了悲。

野生佛教徒的三观

自学成才的野生精英佛教徒,三观也很惊人。

知乎上有个女性提问,说怀了二胎,家里条件不好,胎儿查出畸形,父母丈夫都不同意要,因为自己信佛,不知道该怎么办?

下面一堆堆的“师兄”,都恐吓她如果堕胎,就是杀生,是要下地狱的。

那孩子畸形怎么办呢?

众位“师兄”给的完美答案是:生下来,然后扔到庙门口或福利院,这样就不会下地狱了!

另一位学医药的人提问,说每天做药物实验,要死不少小白鼠,不知道会不会有报应?

一堆“师兄”再次祭出了心中的地狱:你赶紧转专业吧,否则将在来世进入三恶道,受到无尽的折磨。

呵呵,总结一下这些高知佛教徒的三观:脏活累活造业的活下地狱的活,都让那些不信佛的人去做,我们信佛的,必须有个干干净净的来生。

当然,当我自己和老婆孩子生病的时候,你们无神论研发出来的药,我还是照用不误的。

西天我去,黑锅你背,是不是很完美?

既然是佛教徒,应该听过《佛本生经》中的这个公案:

以前有一位具足慈悲的商主,率500位商人(菩萨)去大海里寻宝。

有一个名叫短矛黑人的强盗企图杀死他们抢夺钱财。

如果短矛黑人得逞了,他将堕入地狱不得解脱。

这个商主出于对强盗的悲悯,宁愿自己堕入地狱也要拯救众生。

于是果断拔出宝剑杀了那个强盗。

这个商主,就是释迦牟尼的某一前世。

知乎上的精英佛教徒们,口口声声说利益众生,但看到别人的造业和痛苦,首先升起的不是慈悲,而是赤裸裸的自私,为了保全自身的修行,可真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野生佛教徒的修行档次,大概离释迦牟尼的境界差了100亿亿个仁波切。

中华田园野生佛教徒从上至下,无处不在。

那位睡了张杨导演的小二姐,爱好是在微博数她的108颗佛珠,约炮前的开场白是:“你信佛吗?”剃了光头不忘开美颜模式自拍曰:“谢谢你渡我成佛。”

别笑她浅薄,野生佛教徒们,离佛经最近的一次,大概是童年看《西游记》。

众多明星崇拜的白玛法王,原名吴达镕,福建人,八岁来到香港,摆地摊,卖手机、看风水,后来靠佛具生意起家,至此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生意人。2007年,他突然就被“认出”是格萨尔王家族转世活佛。此后无数明星众星捧月,成为佛届王林。

表哥去美国留学了两年,找了个美国籍的藏族上师,天天神神叨叨安利亲朋好友。我们都没动心,可他女朋友动心了——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的藏族上师,等表哥发现的时候,人家已经行了和合大乐。

我回国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在一家川菜馆。

某前男友也在,听说皈依了三宝。

我还想着是不是我当年伤人太深导致人家看破红尘了?

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

前男友自己抱着一盆素菜一边啃,一边用特别悲悯的眼神看着我欢快地咬牛骨髓啃兔头咯嘣咯嘣嚼着黄喉,叹了口气说:你这是宿世习气啊。

我问他,怎讲?

他指了指张开的嘴问我:这像什么?

黑……黑洞?

他佛佛地说:嘴就是地狱,你吃肉已经是造业了,敲骨吸髓可就更惨了。

我很忧伤,当年的白衣少年,怎么就被生活凌辱成这样了?

很想把一盆肥肠粉都砸他脸上。

在劝人信教这个问题上,野生佛教徒应该学学道教。

有次一个基督徒,因为教内姐妹关注了道教微博后,信仰发生了动摇,遂前去官博踢馆。

官博淡淡地回复: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

宗萨热波切说过:当你强调并把佛教徒戴在自己头上的时候,你,不是个佛教徒。

南怀瑾去世前,学生问他,怎么才称得上是佛弟子,他只回答了两个字:平凡。

因为采访,我走访了许多寺院,也亲眼见过不少大德。他们嘴里没那么多黑话,除了没头发,言行都并无异样,质朴之中却带着包容和幽默。

我也曾特批进入过一个以戒律闻名的僧寮拍摄,所有僧人谈吐礼貌,但视线仅落在地上一丈,无一人犯规。

我也曾和禅宗大和尚同桌吃饭,他说:你们点你们爱吃的,我们点我们爱吃的,无碍。

我也认识与时俱进的住持,读完了博士,正在做着佛经藏书的大数据分析,用现代化科技管理寺庙。

这样的佛教徒,一点也不讨厌。

一个真正的佛教徒,是不屑于撕逼的。

                                               ——弘二法师



分享到
0
发表评论登录可参与评论
发布